第467章 主子不爱他
作者:檀墨   九千岁是女儿身?暴戾新君乐疯了最新章节     
    “二哥!二公主要跟着去庄子,我觉得这主意不错。你是商人,虽然是沈家人,但是不会引人注意。而且你的庄子我也会派人过去保护。只要二公主和毒老没事儿,京都这边我们就会平安。二哥,麻烦你了。”
    沈钰的话虽然说的不多,但是沈潇毕竟不是之前不懂政治的纨绔子弟了。
    他看着沈钰此时的神情,低声说:“二公主是二哥的未婚妻,毒老是二公主的父亲,二哥护着自己的女人,自己的老丈人,责无旁贷,妹妹不需要这样说话。这朝中局势现在很不安全,只希望妹妹能够保护好自己。如果需要二哥的话是……”
    “我只希望二哥保护好公主和毒老,还有你自己。其他的我有信心。”
    沈钰的坚定和自信让沈潇点了点头。
    “好,二哥信你。二哥等着你稳定超纲之后,二哥再带着公主和毒老回来成亲。到时候妹妹可要给二哥送上一份大礼。”
    沈钰点了点头,眼底已经有了一丝湿润。
    沈潇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
    他和沈钰之前就经历过生死,自然知道沈钰想要的是什么。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可以给她一切,可是现在他才知道,作为一个商人,能给沈钰的真的太少了。
    可是又因为是商人,他才能够给沈家,给沈钰留最后一条后路。
    沈潇一把将沈钰抱在了怀里,哽咽着说:“不管什么时候,都要以自身安全为主。大禹没有了九千岁,还有万岁爷,还有其他千岁爷,可是沈家没有了沈娇娇,二哥没有了妹妹,咱们沈家就不再完整了。九千岁谁都可以做。沈家的大小姐却不能出事,不能丢。听到了吗?”
    酸涩的泪水充斥着沈钰的眼眶。
    她前世没有体验过的亲情,在这一刻让她浑身暖意荡漾。
    这种被人捧在心尖上的感觉,这种无可替代的重要让她说不出的感动。
    “二哥也要好好地。”
    姬鸢看着他们兄妹间的情分,想到自己和姬墨染之间的生疏,多少有些羡慕。
    她也是从小一个人长大的。
    原来有人牵挂有人担心是这样的吗?
    沈钰松开了沈潇,这才看向了姬鸢。
    她将姬墨染给她的东西递到了姬鸢的面前。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陛下说了,他身体不便,不能来看你,关于毒老的事情,公主殿下就多费心了。陛下说让公主殿下闲下来的时候多给他写写信、他说宫里孤冷,他就公主殿下一个亲姐姐,希望你们俩人不要因为身份的关系生分了。”
    姬鸢看着沈钰递过来的首饰和银票,一时间眸底有些发红。
    “本宫知道了。”
    沈钰又安排了一下,沈潇就带着姬鸢和毒老他们离开了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德全过来了。
    “千岁爷,重颜回来了。”
    沈钰微微一顿。
    按理说,重颜应该在他们回来没多久之后就回京的、
    可是他却耽误了这么久。
    是出了什么事情吗?
    还是说他路上遭遇了什么?
    “让他去偏殿等我。”
    “是。”
    李德全快速的退了下去。
    沈钰将自己收拾了一下,这才去了偏殿。
    重颜看到沈钰的时候,“扑通”一声跪下了。
    “千岁爷,属下回来晚了。”
    眼前的重颜瘦了好多,身上甚至还有很多伤没有痊愈。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
    重颜是沈钰的人,沈钰自然关心。
    更何况重颜身上的伤一看就不是轻伤。
    重颜看到沈钰关心自己的样子,感激的说道:“属下没事儿,只是家里的一些事儿,耽误了行程。”
    “家里的事儿?”
    沈钰是知道重颜的身份的。
    暗夜的少主,被人卖掉了武斗场成为了奴隶,差点死在了武斗场。
    如果不是她和姬墨染,重颜现在怕是早就随着姬墨寒平步青云了。
    只是她不明白。
    她不是给了重颜时间回去处理家事了吗?
    为什么他还会伤成这样?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    沈钰开了口,眉头有些轻皱。
    “重颜,你知道的,一般情况下我不会询问你家里的事情,我以为你早就把家里的事情给处理好了,可是现在这般,你让我有些不太放心。”
    更何况现在朝堂不稳,薛剑锋这一党没准会狗急跳墙的直接对上姬墨染。
    此时这局势,重颜本该是她最得力的助手,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,沈钰自然是有些顾虑的。
    重颜原本不想说,可是当他看到沈钰脸上的凝重时,又想到了刚回来听到的消息,他不由得顿了一下。
    “主子,是属下没有处理好家事,给主子造成了困扰,请主子责罚。”
    “我没想过要罚你,我只是想知道,你这一身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    沈钰对重颜动不动就要求责罚的态度有些无奈。
    重颜停顿了很久才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儿。是家里人给属下定了一门亲事。”
    “定亲?这是好事儿啊!定亲怎么还搞成这个样子?”
    沈钰实在是有些不太理解。
    重颜听到沈钰说他定亲是好事儿的时候,心里不由得酸涩了几分。
    终究还是他异想天开了。
    他以为主子对他多少还是有点意思的,如今看来是他一个人的自作多情。
    也是。
    主子这样的人当配陛下那样的人才般配。
    他不过是一个手下而已。
    重颜的手紧紧地握住了衣摆,低着头说道:“属下不想这么早成亲,所以和家里人闹了起来。家里人为了让属下就范,就对属下动用了家法。不过属下撑过来了,这婚事就作罢了。但是因此耽误了主子的时间,是属下的错。”
    沈钰看着重颜低着头,见不到他脸上的表情,不过听重颜的情绪不高,应该是真的不喜这门婚事儿的。
    她安慰着说:“如果真的不喜欢,作罢也没什么。回头你如果遇到心仪的女子就和本座说,本座亲自给你主婚、”
    重颜点了点头,心里却难受的很。
    他对主子的情谊,势必是说不出口的。
    可他也知道,主子不爱他。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定然会守好自己的心,不让主子发现,免得给主子造成困扰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重颜深吸了一口气,才想起来自己还有要事禀告。
    “主子,属下回来的时候,发现京都有羟国的探子。他们的目标好像是沈将军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