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章 《台北行》首映礼
作者:汽水03   华娱从2004开始最新章节     
    王树闻言有些无语,这哥几个也没开始喝酒啊?
    怎么说起了胡话?
    《调音师》他拍了两版,不是没有华语版本。
    可.只有好莱坞版本的《调音师》全球5亿票房。
    虽说华语版本的《调音师》并未登陆海外院线,海外只是卖片。
    但.王树清楚,就算登陆海外院线,也远远达不到5亿美元的票房成绩。
    因为华语片没有好莱坞电影的世界影响力,难以吸引人走进电影院。
    除非,内地商业片早已在世界舞台打出了名气,不然不可能有优秀的票房成绩。
    眼前,内地商业片别说在海外打出名气了,连与好莱坞商业电影的差距都是巨大的。
    王树也知道,如果内地的商业电影争气,于海外打出了名气,有前人铺路,自然能够取得不错的票房成绩。
    可事实是,内地.是在千禧年后才开始大力发展商业电影。
    前人铺路是不可能有的,往后.也不可能有的。
    除非王树在好莱坞成为全球知名大导演,再回国向世界推动华语商业片发展,或许能有些说法。
    在他之前,已是没有前人铺路的事实。
    不过,他却是能够成为铺路的前人。
    韩三坪的话语说完,几人的目光全都落在王树身上。
    现如今,内地导演也就王树去到好莱坞拍出了全球5亿美元的电影。
    若说在海外大杀四方,目前唯有王树最有可能。
    当然,任中伦等人也清楚,王树如今只是在好莱坞崭露头角,远没到闻名国际大导演的程度。
    眼下,想要大杀四方比较难。
    虽说,在欧洲三大拿奖,也算是国际大导演。
    但.只限于圈内。
    而限于圈内,往往没有票房号召力。
    这一点,张一谋、冯小钢都能作为例子。
    几人落座,一边吃着美食一边聊着圈内的事情。
    王树的目光落在任中伦身上,心底有些怪异。
    现在这情况,上影接下来动作不断,竟然搞的似是有些受了他的刺激。
    原时间线中,2008年这一年,上影集团以利润2.16亿元、主营收入15.18亿元的成绩,超过中影,成为业界第一。
    中影的各种动作确实不少,韩三坪对推动华语商业片发展亦是颇有贡献。
    然而,论起赚钱,还得是任中伦。
    到了2009年,上影还会与港岛英皇、寰亚成立新公司,并邀请王家位、贾科长等知名导演合作。
    中影得天独厚,与华纳等国际影业成立合资公司。
    上影没有这样的条件,于是选择与港岛的影视公司合作。
    而港岛的影视公司本就想要北上,正好与不甘现状的上影一拍即合。
    纵观当下中国电影版图,上影资历最老。
    中影尽管是上面的亲儿子,却是后成立的企业。
    “王导,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有没有在国内再拍华语片的打算?”任中伦将韩三坪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问了出来。
    尽管《台北行》还没有上映,票房高低也暂且不知。
    不过已然不要紧。
    对于韩三坪、任中伦来说,并不是不能接受王树一次失利。
    所以,就算《台北行》的票房不尽人意,任中伦、韩三坪等人还是会与他合作。
    纵观华语片导演,没有常胜将军。
    对比之下,与其与其他人合作,还不如继续与王树合作。
    相对于其他导演,最起码王树的作品更有说法。
    “对啊,有没有再拍华语片的想法?”王常田也是眼巴巴的问。
    全球5亿美元票房,可是把他给刺激到了。
    要是光线能制作出这样一部电影,他做梦都得笑死。
    王树眼见几人都看向自己,只好说道:“看情况。”
    他没把话说的绝对,继续补充道,“拍不拍华语片需要等到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之后才能决定。”
    “如果这次的奥斯卡金像奖有所斩获,应该会继续在那边混下去,这样就没有时间回来。”
    他说完也没继续说没能斩获奖项就回国拍华语片的话,因为有着《调音师》这部全球票房5亿美元的作品,就算明年年初的奥斯卡金像奖啥也都没有捞到,他暂时也并不会缺机会。
    除非,他在好莱坞拍出扑街的电影作品,被好莱坞扫地出门。
    不然,现阶段他是没时间回国拍华语片的。
    不仅没有时间,也不想浪费时间。
    毕竟这个年代,内地院线的硬性条件没有跟上,就算拍出再好的电影,票房也有限。
    韩三坪是想与王树这位全球5亿美元导演继续合作大片的,他道:“有把握吗?”
    王树眼见几人又看着自己,豪情万丈的应道:“有。”
    “啊?”任中伦惊呼。
    不仅是他,王常田和韩三坪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王树。
    似是在说你确定没有开玩笑?
    奥斯卡金像奖他们是清楚的。
    这奖,对于王树这种从中国去到好莱坞的年轻导演来说,不是拍出优秀的作品就能拿奖的。
    这里面会有很多因素,限制王树拿奖。
    因此,在他们三人看来,不仅明年的奥斯卡金像奖王树不可能有斩获,往后十年也不可能有。
    在好莱坞熬十年,或许能有机会。
    现在,不可能有机会。
    所以,当他们听到王树给出肯定的答复,极为惊讶。
    “王导.你是不是不怎么了解奥斯卡金像奖?”王常田忍不住问出声。
    王树明白三人心中所想,不由笑道:“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。”
    在三人疑惑的目光下,紧接着说道,“不过.这次参加奥斯卡金像奖,除了《调音师》之外,还有《华尔街之狼》。”
    眼见几人一副这些我们都知道的样子,继续笑道,“《调音师》能否拿奖,我没有把握。”
    “.《华尔街之狼》我还是有信心的。”
    “《华尔街之狼》?”三人对视一眼,有些不明所以。
    《华尔街之狼》还未上映,三人并不了解具体情况。
    王树随即再道,“我想.你们应该听说了《华尔街之狼》这部电影改编自华尔街一位传奇交易员的自传。”
    “我只能说,这部电影的内容,比较匹配今年的金融危机。”
    “算是紧贴时事。”
    “再加上又是传体电影”
    韩三坪、任中伦、王常田三人不傻,听到王树这么一说,瞬间意识到《华尔街之狼》的性质。
    毕竟这是一部冲奖片。
    而冲奖片的内容往往都有剖析、反思等等具有深度的东西在里面。
    王树对《华尔街之狼》有信心,大概率是有独到之处。
    结合金融危机,三人心里有了模糊的猜测。
    转眼,12月19日。
    《台北行》如期在京城大会堂举行了隆重的首映礼。
    首映礼红毯,星光璀璨,诸多与王树相识的明星全都前来捧场。
    全球单片5亿美元票房大导演的名头实在太大,凡是受到邀请的明星艺人俱都想着反正闲着没事,有的没的打一个甜枣的想法前来捧场。
    这个“甜枣”,即是参演王树所执导的电影的机会。
    反正不管是否能成,交好王树总归没错。
    因此,这一次的首映礼现场着实盛大,比之张一谋、冯小钢等人电影上映时的场面盛大多了。
    圈里的人都清楚,张一谋、冯小钢的电影基本只捧“自己人”,就算巴结也不见得有用。
    与他们相比,王树不一样。
    王树,是真会选角,是真给所有人机会。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很多演员本着想被王树看中的念头,在接到邀请后,纷纷盛装出席。
    “王导,你的面子可真大啊,你看这来了多少明星啊?小半個京圈里的有名气的演员都来了。”王常田见识到现场的星光璀璨,语气有些酸溜溜的感叹。
    想他好歹也是光线的老板,光线制作的电影,他亲自出面都不曾有如此多的知名演员前来捧场。
    瞧瞧现在,两岸三地的演员都来了!
    说完,继续酸溜溜的再道,“5亿美元的大导演就是不一样,放眼全国都没有谁能有如此大的面子。”
    “张一谋、冯小钢等人,都没有你这么有面子。”
    王树听到这话,却是幽幽说道:“王总,只要光线不做艺人经纪,也是对外选角,到时光线的电影上映,王总招呼一声,也会像今天这样。”
    这话,说到王常田的大动脉上了,顿时讪笑一声。
    他也知道,今日会有如此多艺人前来,除了王树是5亿美元大导演之外,还有就是王树是真对外选角。
    5亿美元大导演,拍戏对外选角,对于演员来说乃是绝杀,自然而然会有很多演员前来。
    试问,有哪位演员不想得到王树的青睐,成为王树所拍电影的主角?
    王常田接着与王树聊了几句,而后前去招待看在他的面子前来捧场的宾客。
    首映礼红毯如此热闹,必然不会都是看在王树的面子前来捧场的演员。
    还有很多看在韩三坪、任中伦、王常田等人前来捧场的圈内人士。
    “王导,好久不见。”
    走完红毯的宁净来到王树面前,笑盈盈的打着招呼。
    “哈哈,静姐,一段时间不见,又漂亮了啊。”王树见到宁净的第一时间,便是毫不吝啬的夸奖。
    在人与人的交际中,漂亮话往往能够使人舒心。
    宁净听到这话,笑容不减的说道:“王导的嘴还是那么的甜。”
    说完,又感叹道,“我啊.都老了,再过几年说不定都没戏拍了。”
    这番言论,在演员之间感叹没什么问题。
    当着王树的面感叹,活脱脱的是在暗示啊。
    王树当做没有听懂,笑道:“静姐在瞎说什么话?你让谁来评判,都会说静姐不仅漂亮身材好,还毫无岁月的痕迹,一点都不老。”
    宁净听言,却是叹道:“真老了。”
    王树当即一脸的不信,微笑道:“一点都看不出来,静姐完全就是自己在给自己压力。”
    宁净摇了摇头,转移话题道:“今年在国内过年吗?是在国内过年,还是等《台北行》的事情结束就返回洛杉矶?”
    由于首映礼是在大会堂进行,许多女明星都是盛装出席。
    宁净亦是如此,大冬天的穿着的是露腿紧身的衣服。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从出门就穿着这身衣服。
    一般都是将这身衣服穿好,再在外面套一件从头到脚的长款羽绒服,等到了现场于镜头前露面时再将羽绒服脱掉。
    王树目光从宁净高耸的山峰上扫过,接话道:“目前还未确定,得等到参加完奥斯卡金像奖之后再说。”
    宁净闻言,不由笑盈盈的调侃道:“奥斯卡金像奖的提名还未公布,伱就确定自己能去现场啊?”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王树耸了耸肩。
    宁净见此,当即给王树竖了一个大拇指,赞道:“厉害!”
    王树听言,谦虚的再道:“如果换做其它时候,或许没有信心。”
    “不过明年年初的奥斯卡,还是很有信心能够去到现场的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宁净惊讶。
    王树笑着解释道:“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,反正拿奖不敢保证,去到现场还是有信心的。”
    宁净听到这话,看向王树的眼神中浮现莫名的光彩。
    王树所说的去到现场,可不是仅仅“去到”奥斯卡金像奖的颁奖典礼现场,而是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提名去到现场参与奖项的角逐。
    “啧啧。”宁净不由砸了咂嘴,由衷的再道,“厉害!”
    “哈哈。”王树笑了一声。
    宁净紧接着说道:“你先忙吧,我不就不打扰你了。”
    “行。”王树应了一声,然后说道,“今天事情比较多,可能招呼不到你。”
    “等下次什么时候有时间,再请你吃饭。”
    宁净听到这话眼前一亮,连忙说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啊,我可记在心里了啊。”
    王树无奈的笑道:“是我说的,放心吧。”
    宁净听言,回了王树一个笑脸,转身离去。
    她刚走不久,范彬彬出现在王树眼前。
    “王导,一段时间没见,有没有想我啊?”
    范彬彬笑盈盈,满脸热情的问。
    这副样子,好似两人之前并没有不愉快,以至于不欢而散一样。